现在的观众煲剧,宛如置身于一个影视元宇宙。

动不动就让演员切换角色账号。

嗑《梦华录》cp,弹幕全是喊刘亦菲切换小龙女账号,好和以杨过ID上线的陈晓凑成神雕侠侣

与君初相识》里纪云禾技能开挂,观众即脑补“切换账号,异地登陆”。

其实也挺好玩,看剧看的就是一个沉浸嘛。

只要敢脑补,天天都能体验从低配菜鸟秒切开挂大佬的爽感,逆天改命一秒即达。

最近有部新剧就知道观众好这口,直接贴心设计了这样的剧情:

无需观众脑补,角色可以用无数账号体验的元宇宙。

《天才基本法》。

100%沉浸,你准备好了吗?

初上线,主角随机分到一个低配初始设定:

林朝夕(张子枫 饰)。

哲学系刚毕业,正马不停蹄地实习、考驾照、相亲。

迷恋数学,却没勇气考研考数学系。初恋裴之(张新成 饰)不告而别,情伤未愈也没勇气面对,只能硬着头皮和满嘴鸡汤的相亲男扯皮。

小时候奥数班没考上,前男友又是神级天才。

双重压力下,她不相信自己能研究数学,一直劝自己现实一点。

但她真的不适合学数学吗?

一个细节,藏着答案:

开车,她不用导航,掏出了一张弯弯扭扭的手绘地图。

记忆超群,严谨且追求极致,隐藏的学霸体质。

其实她爸爸林兆生(雷佳音 饰)曾是个数学天才,为了抚养林朝夕放弃出国机会,成了寂寂无名的中学会计。

他比女儿更落寞。

怀才不遇,只能在地铁上一个劲儿帮小学生做数学题——尽管人家并不乐意。

那是他无处释放的数学天赋。

更惨的是,悲剧三件套车祸、失忆、恶疾也找上了这对大冤种父女:

几年前林兆生车祸诱发阿尔茨海默病,如今又被人尾随砸头,至今昏迷不醒。

这种人生,要如何翻盘?

转折来了——林朝夕意外得到一张神秘的奥数班合影。

上面竟有童年的林朝夕,还有年轻版林兆生。

怪了,她当年根本没考上奥数班啊?

只有一个解释:那是另外的平行世界。

看一个镜头。

汽车追尾时,画面中出现两个林朝夕的影像。

这一幕暗示了平行世界的存在,也预示着她马上要穿越了。

巧的是,因追尾而跟她认识的大明星纪江(王宥钧 饰)也在那张合照上,不久后,两人莫名穿越到了照片中的小学时代。

为了让大家看明白,有必要先简介下剧中的世界观:

我们每天生活中都在做各种选择,就像对着橱窗选蛋糕。不同选择会诱发不同结果,形成无数个平行世界。

选草莓蛋糕,产生了既有世界(下称草莓世界),选芝士蛋糕,便产生了另一个世界(下称芝士世界)。

剧中,主角就是从草莓世界穿越到芝士世界:

一个互相约定的转场,呈现出穿越后的两个小学生,依然是大人的心智。

切换账号成功,观众直呼顺滑:

两个小演员顺延了大人时期的某些小动作,这场穿越的沉浸感拉高了不少。

纪江孩子时期和大人时期都有股人来疯的劲儿,一疯起来,小动作宛如镜像。

即便是孩子脸,举手投足间很有范儿。

林朝夕本来就性格沉稳,落到小孩身上,身体和心智的偏差便产生了一种老气横秋的喜感。

对比父女都是大冤种的草莓世界, 芝士世界被很多观众称之为“童话”。

一切似乎变美好了。

林朝夕变成了孤儿,但她还小,没参加过那个让她不断否定自己的奥数班,人生还有很多机会。

而且她见到了小学生裴之,四舍五入等于重获失踪男友,后来还收获了爸爸的关爱,虽然在那个世界,爸爸林兆生“不认为林朝夕真是他女儿”。

那边的林兆生虽然不认识林朝夕,但他身体健康,作为一个有很多空闲时间的保安,他终于能坚持研究数学了,人也活得潇洒多了。

长发飘飘,每天开着重型机车载着各种大美女女友。

一会儿是茜茜(万茜 饰)、一会儿是瑶瑶(童瑶 饰)。

这阵仗,连见过美女无数的大明星纪江都直呼内行。

弹幕上的观众同款羡慕:

纪江也找到了另一种人生打开方式:谨言慎行的大明星成了童言无忌的捧哏。

形象管理是什么,节食是什么?他回到了碳水的快乐星球。

角色们穿到芝士世界后,观众仿佛在看喜剧,各种哈哈哈。

但芝士世界,真如童话那么美好吗?

芝士世界看似换个场景,升级打怪的关卡一点也没少。

不同于现在很多现实题材的悬浮拍法,《天才基本法》自带科幻元素,却很有现实主义精神。

这也是这部剧能让人沉浸的第二个原因:

没有金手指,甚至,“反金手指”。

比如,回到小学时期,你以为林朝夕和纪江就能凭借成人心智完胜小学生吗?天真了。

小学生有小学生的压力。

除了天书一样的奥数题目只有神级天才才能思考。(我一看就头昏眼花)

还有社交压力。

小学生也有鄙视链。

成绩、智商,某种意义上是学生时代的社交货币,高分学生易得老师偏爱,而部分高分生甚至会因此歧视差生,就像名校优秀生章亮看不起福利院的林朝夕。

他甚至直言:

你们脑子差,就是垃圾。

他刻意把个人对决上升到两个学校之间的比拼,叫嚣着拉帮结派,率先在气势上便碾压了林朝夕。

甚至,他还利用爸爸的权力,威逼利诱原本站队林朝夕的同学倒戈。

小小年纪,帝皇权术已经玩得明明白白。

只不过,章亮求胜心切,最终败在自己的失误上。

之后,林朝夕和纪江猜测,只有重现神秘照片场景——即只有林朝夕参加奥数班并成功结业,才能回到草莓世界。

于是,林朝夕又沉浸式体验了一把小学生的学业压力,也让飘秒忆当年被数理化支配的恐惧。

一到奥数班,就遇到严师张叔平(王骁 饰)。

小学生们一下大巴,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宣布:

带着行李上楼考试,成绩后五位淘汰。

如果大家都扛着行李上楼,时间上肯定已经淘汰一大票人,照片场景重现会即刻失败。

怎么办呢?数学天才裴之提出,他留下看行李,林朝夕交卷后替换他,他只需要10分钟的答题时间。

于是,在完美分工和分秒必争结合下,照片上的人都被留下来了。

接下来,张叔平要求团队作战,又是末位淘汰。

自私的章亮为争取高分同学加入,不惜踢掉朋友。

而林朝夕请求裴之帮忙,两人各带一队成绩参差的,并得到了林兆生支援,给学生们偷偷补习。

知道他们有多刻苦吗?熄灯后,他们打着手电筒,一群人溜到林兆生值班的门房上课,一上就到凌晨两点。那么拼,林朝夕最后才终于帮小时候的自己圆了一次梦。

但胜也只是险胜。

历经艰辛,才博得那一点点可能。

人长大会不会好一点呢?

飘目前看到20集,后来林朝夕和裴之一起经历了第二次穿越。

穿到了中学。

展现了商场鄙视链。

草莓世界中,身为警察的裴之爸爸在交通事故中去世。所以穿越到芝士世界的裴之通过抄袭草莓世界的一款游戏,获得一笔巨额收入,成立了一家游戏公司,让爸爸辞职成为公司CEO,以避免悲剧重演。

但这款游戏的竞争力只在于超前,源代码泄漏后,其他游戏公司很快赶超进度。

游戏公司没了,爸爸又回去当警察,一切被打回原型。

利用穿越走捷径,即便是天才裴之的百亿成绩,也只能变作求快求新,变幻莫测的商场中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脆弱不堪。

裴之目前还不觉得自己作弊有问题

如果说,天才裴之和天才中的普通人林朝夕是一组对照组。

那么天才林兆生和同学张叔平(是的,就是奥数班的那个严师)就是他们的镜像成年人版。

在芝士世界,林兆生也没看上去那么潇洒。

老师之间也是有鄙视链的。

林兆生虽能继续研究数学,但是生活拮据。张叔平虽然没有林兆生天才,但是成了中学老师,后来还成了地区上最好的考研学校校长,名利双收。

在林朝夕穿到中学时期时,林兆生更是为女儿背上巨额债务,只能为了生活放弃数学梦想。

一个能深深体会数学之美的人,为了一份补习班老师的工作,和土老板应酬。

土老板就看不起徒有数学天才,但是没钱的林兆生,对他远远没有对张叔平客气。

土老板阴阳怪气:

数学学得好有什么用?

能决定你去多远的菜市场买菜。

哈哈哈哈哈哈……

气得林兆生差点抡起酒杯砸他的头。

但最后,他确实抡起了酒杯,但给土老板恭恭敬敬地敬了个酒。

一个数学天才,还是为了生活妥协。

而当这两个顶尖的老师带学生参赛时,却因为气质态度太独特,而被其他老师鄙视:

所谓的鄙视链,只是世界残酷性的一个小小缩影。

它只不过证明了,无论在什么世界,无论是谁。

即便是天才,切换了账号重新登录,新的世界里,无论要完成什么任务,依然不容易。

每一关,还是要自己一点点打怪升级。

那你说这玩的什么劲,都没有开挂,怎么驰骋人间这场游戏?

其实这个问题,剧中也借林朝夕和裴之进行了讨论。

裴之想复活草莓世界意外去世的爸爸,所以执意留在爸爸健康的芝士世界,问林朝夕:

有开挂的人生不走,为什么执意回去充满遗憾的草莓世界?

林朝夕的答案很简单:

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遗憾,我们要做的不是通过穿越这种方式去走捷径,而是相信自己有能力改变既有世界。

对比原本唯唯诺诺,只知道劝自己妥协的林朝夕,她是怎么蜕变的呢?

回到她穿越到小学那次,我们把纪江看作是她蜕变的参照物。

纪江在草莓世界中,他也考上了奥数班。

所以,即便他自定义为明星,认定自己是学渣,但由于他曾经成功考上奥数班,他笃信自己一定又能考上,所以是备考队伍中最淡定的人之一。

安排他去哪个组他就去哪个组,该学习学习,该吃吃喝喝照样吃吃喝喝。

很多时候,他还有心力安抚林朝夕。

心态良好,最后真的考上了。

但林朝夕不一样,即便纪江告诉她,对比很多普通人,她已算天才。但是面对神级别天才的裴之碾压,总记着小时候考不上奥数,她觉得自己很差,干啥啥不行。

就连拒绝个相亲对象,也会被反过来pua条件不行,还不敢吭声。

要不是为了回去照顾生病的林兆生,和考研一样,奥数班她也没有任何勇气去考。

这次,她为了完成任务,在和其他同学一起并肩。

她劝解成绩不好想走人的女同学。

女同学心态很简单:

人,很多时间不是自己不行,而是过于恐惧失败。

还没开始呢,就先自我结束。

林朝夕一开始是为了凑齐照片的人,鼓励像这个女同学一样的其他同学。

渐渐的,她在带队中学会了担当和勇敢。整理学习框架,带队补习,安排人员,加油打气。作为队长,她有当之无愧的领导力,更重要的是,她认清了自己:

她确实没有神级裴之厉害,但是她也远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差。

只要觉得自己行,后来成为童年阴影的奥数班是可以考上的,而且还带着大半班的人一起考上。

这就是突破。

反而是神级天才裴之陷入了某种自我困境。

他在草莓世界之所以突然消失,是因为他因学数学诱发精神疾病,之后再也不敢学数学。

再加上爸爸意外去世,他笃定自己对草莓世界的遗憾无能为力。

突破?更不用提了。

看出来了吗?

“天才基本法”重点不是“天才”,突出的是“基本法”。

即,每个人对自己的基本认定。

无论是普通人纪江,天才中的普通人林朝夕,神级天才裴之,其实都有自己的人生课题。

如果他们对自己的基本认定是消极的,那么他们所在的世界就不会有进展。

比如觉得无能为力的裴之只能放弃数学,看着妈妈变成一个哀怨的人。

比如觉得自己不行的林朝夕就会放弃考研,变成一个处处妥协的人。

而只有纪江,他认定自己行。他没意识到,早已失去小孩记忆的他相当于重新学一遍奥数,再重新考一次,可他认定自己行他就真的行。

心理学有个“镜像自我”理论,分别有三层含义。前两层都是指通过他人反应构造出来的心理形象,最后一层,是自己认定给自己的形象。

也就是说,我们觉得自己是怎样的,我们心中镜子里的自己就会是怎样的。

能看到,当林朝夕觉得自己不行时,她明明是个天才却被自我抑制,后来真的变成了自我评价的那个“普通人”形象。

到这里我们会发现,这部剧之所以让人沉浸的第三个原因,是因为这部剧有野心。

它不只是让你旁观,更想帮你构建一个独属于你的平行世界。

好让你意识到,穿越到平行世界本身不是开挂,挖掘自己的多重可能,凝聚成的自驱力才是改变世界的原动力。

天才和普通人都存在自我否定,对于突破自己这件事来说,我们根本没有任何不同。

穿越到“芝士世界”落地到我们身上,其实就是:破除“还没试,先认输”的心魔,自我超越。

重要的不是穿越,而是林兆生所说的,突破性思维。

突破我们限定自己的镜像,人生才能有无数可能。

我们每走一步,就会产生一种新的可能,进而产生一个新的平行世界。

既然,平行世界本就是我们自己亲手创造的。

想要开挂的人生,又何须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