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郭家菜馆,热闹非常,给郭德纲过37岁的生日。郭德纲在自己的主桌上,特意给曹云金留了重要的位置。姗姗来迟,喝得醉醺醺的曹云金,一进来就问,我坐哪?郭德纲没理他,他坐下来也没有向郭德纲庆祝生日。

一会儿的工夫,曹云金拿杯子出去了,挨桌地训话,骂人。曹云金,说自己养活了半个德云社。把酒桌上的人数落了一遍之后,曹云金就要走。

当时郭德纲的经纪人王海拦住了他说,你别走啊!可是曹云金还是走出去了,王海在后面追,在郭家菜馆一楼王海才追上了曹云金。曹云金大喊:“我不够吃,我吃不饱。”这时郭德纲也追了过来,曹云金突然跪下了,给郭德纲跪地磕头:“师父,我不干了,我对不起您,我给您磕一个!”

接着曹云金又在关二爷面前磕了一个响头:“我今天对着关老爷像起誓,我曹云金离开德云社再回来我就是个傻×!”走出郭家菜馆之后,曹云金给何云伟打了个电话,“我闹完了,我走了,你走不走”

一场师徒大战,蓄势待发。多年的师徒恩怨,其中的利益分配的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1、2003年夏天,安徽卫视《超级大赢家》节目组,给郭德纲弄了一个表演秀。在一个商场的透明橱窗里,郭德纲要在里面待足48小时。

整整两天两夜,郭德纲吃喝拉撒睡全在橱窗里。在被人围观的同时,郭德纲还要完成节目组的任务——和路人聊天。

此时谁也不会想到,日后郭德纲会成为国内最知名的相声大师,而他这段橱窗秀,也在他成名后被反复提及,成了他的辛酸史。当时德云社刚创办6年,且在这一年,刚由“北京相声大会”改名“德云社”。曹云金就是郭德纲在这时期收的徒弟。

虽是师徒,但曹云金只比师父郭德纲小13岁。1986年,曹云金出生在天津,从小对相声耳濡目染,也产生浓厚的兴趣。15岁时,大师张寿臣的评书门关门弟子,仅存的宝字辈先生田立禾,给他开蒙。

第一眼看见郭德纲的时候,曹云金不服。心想,你才20多岁,你能会什么呢?

三天之后,郭德纲演了一个《卖布头》。台下的曹云金一看,觉得不得了,“嗓子,气力,节奏,包袱都很好。”一下子,让他心服口服。2002年,16岁的曹云金拜师郭德纲学习相声。

在众多弟子中,曹云金的能力是最为突出的一个,他不但脑瓜子灵活,节奏也好,一般教过一遍他就学会了。说学逗唱样样俱全,深受郭德纲的喜欢。到2006年第一次正式登台演出,曹云金仅用了4年时间。这一年,曹云金20岁,也是德云社成立十周年。

曹云金在十周年专场上,表演了他的知名相声《黄鹤楼》,获得一致好评。同年12月,崭露头角的曹云金,便在北京广德楼举行了第一次个人专场演出。这之后几年,郭德纲新收了一批徒弟,有后来如日中天的岳云鹏、烧饼,张云雷,张鹤伦等人。不过这些人,当时还是籍籍无名。

在德云社刚崛起的那几年,最红的徒弟是曹云金。曹云金脑子灵活,嘴皮子溜,关键是他有天赋,非常适合吃相声这碗饭。于谦曾在给曹云金的书作序时说过“多年前第一次见曹云金,是他跟在郭德纲身后,拎包、倒茶,做些杂活。”眼见这小孩子机灵、手脚麻利,于谦还向郭德纲打听这小孩子是谁?得知曹云金是郭德纲新收的徒弟,于谦说“觉着这小孩跟其他小孩很不一样,将来一定有出息。”

于谦很喜欢曹云金。2006年,曹云金手里只有8万块存款,是于谦极力说服他,让他在北京买个房。当然,于谦不是嘴上支持,他还拿出了8万块,借给曹云金。凑足首付16万,曹云金在北京大兴买了一套110平的房子。

为了捧曹云金,郭德纲还亲自给他量活。他成为了德云社的一块金字招牌,许多观众都是奔着他来的。他的演出门票五百张票,五分钟就卖光了。曹云金不仅在北京、天津等地,多次举办了个人专场,还和郭德纲于谦等人一起,在人民大会堂进行表演。2008年,这时候的曹云金人气已经非常的高了,在德云社更是“一人之下所有人之上。”各大电视台的节目都在邀请曹云金参加,也正是这种氛围烘托的曹云金变得更加的自傲,甚至是目中无人。人红了,觉得自己是个腕了,就开始膨胀了。那个时候,在后台曹云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养活了半个德云社!

随着德云社的爆红,不仅仅是相声演出,各种节目的演出,主持,商演也纷至沓来。当时,何云伟和李菁就主持了北京卫视的《星夜故事会》。于是德云社为了加强管理,要求和相声演员签订为期10年的合同。

并且演员的所有经纪事务由德云社统一管理,不得再接私活,一旦违反,便要赔偿违约金。合同里有一个条款,如果中途离开德云社,要赔偿100万元。

曹云金感觉这个条款太过苛刻,于是找到师傅郭德纲,试图和郭德纲商量,从感情层面上说服郭德纲去除这个条款。郭德纲说,感情归感情,合同归合同。曹云金有着自己的野心,不满足被德云社捆绑,野心使他不再满足于为人弟子,受教于人,他觉得,自己早已具备单飞资格。

在一次采访中,曹云金也曾这样说道:“我效力德云社5年,一个月参加30多场演出,但是工资却只有4000元,然而我走出去,随便接一场商演都是几百万,干嘛不走?”很早,他就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于是,曹云金拒绝签约,郭德纲向媒体承认曹云金退出德云社。2、2016年8月31日,郭德纲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在网上曝光德云社家谱。同时他还特地强调,“该清的清,该驱的驱。所谓的清理门户,是为了给好人们一个交代。”郭德纲所指的清理门户,是指将“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夺回艺名,逐出师门”。

不用猜也知道,郭德纲提到的曾用“云”字艺名的两个人,是指德云社“云字科”的何云伟和曹云金。

5天后,曹云金发出一篇《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的6000字长文。在长文里,曹云金列举了他从2002年开始拜师郭德纲学艺,到2010年突然被赶出德云社的始末。

曹云金曾经是郭德纲最得意的弟子,师徒明面开撕,着实让人没想到。长文细数郭德纲“九宗罪”,可见不满程度至极,对这位师父恨到极点。

2006年,曹云金参加央视相声大赛,已经进到决赛,郭德纲无缘无故强硬要他退赛。央视平台,谁能不在意?曹云金认为这是郭德纲故意的,就是为了让他失去成名的绝好机会,然后能更好的控制他。

曹云金反问郭德纲“难道您就永远正确么?”曹云金还强硬地表示,自己不但不会去掉名字中的“云”字,还会永远使用下云,此生不改。

绕滚影视官方网站入口

“我本问心无愧,是你的江湖险恶,但我的世界阳光,道不相同不相为谋,如此,人生长路漫漫,确实不必再见。”在文末曹云金写道。一石激起千层浪,曹云金的这篇6000字长文一发出,便引起吃瓜群众强烈好奇心。

师徒反目的有,但是从来没像这样摆上台面,针锋相对的,明着开撕。20天后,郭德纲也发了6000字长文,一一回应了曹云金的指责。3、郭德纲的长文《天涯犹在,不诉薄凉》,从标题可以看出,他对曹云金的指责感到寒心。

郭德纲认为曹云金的6000字不是他写的,而是有图案鬼否认了收曹云金一年8000块学费。至于曹云金提到的几部影视作品,因为没有上映,自己没有分到钱,所以没有片酬给徒弟。但是曹云金能在北京买房,肯定是因为赚到了钱,且曹云金的房子还是郭德纲出钱装修的。

长文最后,郭德纲“苦口婆心”劝曹云金,不要跟那些狗仔走得太近,以免被人利用,影响自己的前途。文章最后表示,日后倘有马高蹬短水尽山穷,无人解难时言语一声,都不管,我管你!师徒一来一往发长文,让广大吃瓜群众见证了相声演员果然嘴皮子功夫厉害,无怪乎有人调侃,以后相声应该讲究五门艺术:说学逗唱写。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孰是孰非,外人也无从判断。不过,郭德纲的回应发出来几个小时,曹云金再次发文回应。还贴出郭德纲曾经收学费开给他的发票。

这场师徒大战,最终以郭德纲的沉默结束了这一切。

4、早在德云社期间,曹云金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我养活了半个德云社”。言外之意,自己是德云社的半壁江山,可以和郭德纲比肩了。很多媒体就都表示曹云金有点狂,但曹云金却反驳道:我就是好这不用谦虚。郭德纲后来在《金星秀》上提及过,狂得没道理,在后台,见谁打谁,见谁骂谁。

而且根本不把这些师弟当人看,尤其是对岳云鹏。有段时间,师弟们在后台连话都不敢跟他说,对面相遇都要停下脚步,恭恭敬敬鞠躬跟他打招呼。打招呼的表情不好,还要被拎到他面前重新来一遍。谁不捧他谁不把他当神供着,就得挨骂,就得被威胁。

2009年,德云社在全国各地举办巡回演出,北京、天津之后,第三站就是岳云鹏的家乡河南。曹云金也整整衣袖,煞有介事地清清嗓子,玉树临风地说:“给各位请安了,我是郭德纲的大徒弟,也是德云社的大师兄,我叫……”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完,岳云鹏却突然打断了曹云金,兴高采烈地用河南话对台下的观众说:“乡亲们,我想死你们了,我是岳云鹏,俺回家了!”尽显耍宝能力的岳云鹏引得全场喝彩!

曹云金当场掐住了他的脖子不放手,手上掐着嘴里骂着:我让你多嘴,去死吧。观众以为是抖包袱,逗得哈哈大笑。两人一直扭打,吓得一旁的师兄弟,立马把两个人拉开了。2009年的时候,为了庆祝“鹤”字科招生,郭德纲费了好大的力气请来了相声界的大咖“谢天顺”。

谢先生是相声宝字辈身份,与侯宝林先生是同辈。老师们在二楼开会,一言不和,闹脾气的曹云金和祖师爷吵了起来,举拳要打谢天顺先生。5、大闹郭德纲生日,并不是曹云金一个人的主意,而是他和何云伟商量好的。何云伟说:“一定要闹,闹了就能走了。走了以后接广告、接商演、拍节目,钱很快就来了。”

曹云金闹完之后,何云伟没有马上走。而是跑到郭德纲面前,还安慰郭德纲,“您别理他,不是还有我们吗。”7个月之后,李菁和何云伟退出德云社。被称为是德云社的“黑八月”。

出走之后的曹云金成立了“听云轩”,而且还收了两个师弟戴九安和赵云侠做自己的徒弟。并且在节目上公开说,自己没有师傅。

何云伟拜到了侯耀华门下做徒弟。从郭德纲的徒弟,变成了师弟。显然,这是两人摆明了要恶心郭德纲。

在风雨飘摇中,痛心疾首的郭德纲推出了“新人”——岳云鹏。有人说,相声的四门功课:说学逗唱,岳云鹏就学会了一个“忠”字。对郭德纲来说,一个“忠”字就够了。

6、离开德云社之后,曹云金成立了多个公司。而且还进入了时尚圈。他拍了《时装男士L’OFFICIELHOMMES》。

同时还参加了知名男刊杂志《男人装》的多次酒会。时尚活动上的曹云金,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油亮,和过往说相声的朴素形象大相径庭。除此外,曹云金还搭档林志玲,主持了北京卫视的春晚。

除了北京卫视外,浙江卫视的综艺节目《中国喜剧星》,曹云金和英达、李立群等前辈,一起担任了导师;东方卫视的《欢乐喜剧人》,曹云金也不再是选手,而是接替吴君如,成了该节目的主持人。刚刚30岁的曹云金,意气风发,春风得意。

在北京、河北、陕西、徐州、天津等多地,举办了个人相声专场、从艺十周年纪念专场、省亲专场等。他和搭档刘云天一起连续4年登上了央视春晚,央视元宵晚会,还获得了央视相声大赛“观众最喜爱的相声演员”奖。

他的“听云轩”不仅进驻了老舍茶馆,且每场演出坐无虚席,门票经常是一抢而空。而单飞之后的曹云金似乎也有了飞跃式地发展,事业蒸蒸日上,可谓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在节目上,曹云金曝光了自己在北京买的5层的别墅。里面装修极具奢华,家中还安上了电梯。各种晒自己的名车,名表。自恋,耍帅,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7、曹云金不仅是志得意满,而且感情上生活也非常的丰富多彩。在《吐槽大会》上,刘芸就说过,曹云金的女朋友们这一季节目都装不下。

曹云金也对自己的感情经历也不避讳,甚至有点炫耀的意思。在节目上对自己的感情经历侃侃而谈,称自己从来都不愁女朋友,最多被六个异性追求。

2016年5月,曹云金和TVB女演员江若琳,因拍摄《不离不弃》而相识,进而传出了绯闻。恋情曝光后,曹云金接受采访时开心自爆:“是她先追的我,我们才走到了一起。”不过,这段恋情在2016年夏天曝光,仅仅维持了半年,就彻底歇菜了。2016年12月,曹云金又被拍到,竟然和嫩模张瀞幼甜蜜同行。张瀞尤也在社交平台发布曹云金的演出照片高调示爱。

谁曾想这还不算什么,半年之后曹云金又换了女友。这次他的女友换成了《人民的名义》中林华华的扮演者唐菀,两人因戏结缘。2017年7月,曹云金和唐菀被拍到牵手同行,毫不避讳记者的镜头,大方承认了恋情。唐菀身边人和经纪公司都很反对,纷纷劝她以事业为重,不要被甜言蜜语蛊惑,没想到的是越劝,她越是坚定。甚至为了与曹云金结婚,唐菀与老东家闹僵,2018年两人奉子成婚

结婚两个月后,唐菀为曹云金生下了一个女儿。本是处于事业上升期的阶段,她却选择了家庭,为丈夫跟孩子放弃了自己的事业。然而,她的付出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当唐菀跟曹云金一起参加综艺节目时,曹云金曾经提出疑问说为什么婚后花大钱的都是他呢?

这话似乎引起了唐菀的不满,也似乎是积怨已久,直接回复他,因为他是爸爸!对于唐菀来说,这就是一段丧偶式婚姻。丈夫没有责任感,没有担当。

果不其然,孩子不过刚刚出生两个月,曹云金就被拍到和嫩妹在“丽都壹号公寓”共度一夜。孩子还不到一岁的时候,曹云金就坚持要离婚。唐菀顾及女儿尚且年幼,也为了能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所以一直没有答应,但是曹云金却坚持要离婚,无奈之下唐菀只能签了协议。2019年8月,女儿一岁两个月,曹云金与唐菀官宣离婚。8、正如郭德纲所说,草绳绑螃蟹是螃蟹价,但是离开了螃蟹,草就是草,但螃蟹还是螃蟹。离开了德云社,风光了几年之后的曹云金,开始显露出了原形。曾经曹云金标榜自己因为热爱相声,所以要弄一个自己的场子“听云轩”,还野心勃勃的想要把“听云轩”弄上市。而如今的“听云轩”早已经人去楼空了,一片狼藉。

出演的影视剧,扑街的扑街,还因为耍大牌,被剧组开除等。很快他的事业走了下坡路,路人缘为之败尽。一是不懂得感恩,其二就是缺乏责任。德云社火了之后,总以为这都是自己的功劳。于是,在公众面前大肆地吹嘘自己的厉害,忘恩负义,欺师灭祖。感情史非常的丰富,没有担当,不负责任。曹云金根本也不是爱相声,而是爱相声给他带来的名声,利益而已。没了人气后,“闲人”曹云金,最主要的工作是拍段子,维持一点曝光度。趁着还没凉透干起了直播卖货。不过观看的人数少不说,且很多评论都是进去骂他“欺师灭祖”“叛徒”。并且很多网友,还对曹云金的直播进行举报。

如今的曹云金这几年留给观众唯一的记忆点,只有曹云金和郭德纲的师徒反目,以及不断浮现的绯闻。而德云社,从2010年开始算起,在12年间,郭德纲已经打造了岳云鹏、张云雷、烧饼、阎鹤祥、孟鹤堂、张鹤伦、秦霄贤、郭麒麟八位顶流相声艺人。

几乎一年捧红一人,造星速度,令人瞠目结舌。不仅仅是相声商演,德云社在电影,电视剧,网剧,综艺全面开花。“大概有10部影视剧将要开机,包括3部300集的情景剧、4部或者5部网剧、40集的电视剧、2部电影。”

曹云金走到现在,以他的性格来说,似乎都是必然。从初出茅庐到家喻户晓,再到师徒反目,抛妻弃子,其自身的狂妄自大最终毁灭了自己。其实在曹云金第二次回应郭德纲的时候,有几句话直指问题要害。尽管郭德纲只比曹云金大13岁,但两个人信奉的,是两套完全相悖的价值观。

在郭德纲看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拜了师,一辈子就是师徒,也是父子。毕竟,师父领你进这行,教你本事,让你终身受益,三年学徒,两年效力是应该的。郭德纲曾在采访中说过,“我收徒弟,最看重的就是忠诚。”

而像曹云金这样“天生反骨”的徒弟,天资再好,不听话,一切白搭。如果说郭德纲信奉的是传统的师徒关系,曹云金信奉的则是现代社会老板和员工的雇佣关系。

曹云金反问郭德纲“签了合同,你是老板我是员工,你叫我帮你拍电影,电影没卖出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打工的,难道要和你共担风险?”甚至,曹云金还说“我们是师徒,你是师父,但你不是我父亲。”

郭德纲曾经说过,其实孩子们还是单纯,就是走早了,最要紧的一句话就是你远没有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厉害。这正好印证了曹云金如今的现状。

如今已经36岁的曹云金,还能翻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