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似水流年》中,浅谈女性的羡慕与嫉妒的心理

萨日娜拉格

这部电影《似水流年》,拍摄于1984年,是由香港新浪潮导演严浩所指导拍摄、斯琴高娃、顾美华、谢伟雄所演绎的影片。比特悠悠

这部影片,在当时,就是一种“另类”的表现,赋有着和其他电影不一样的特色、格调与意蕴的表达。同样,也诠释了导演的新浪潮的风格。

电影《似水流年》,是一部散文式的诗意电影。同样,也表现出了在80年代中,广东潮汕的浓厚的乡土气息与特色。影片具有着哀而不伤、哀感顽艳、恰如其分的风格。丰富深远意蕴的表达。使得影片,从当时直到现在,依旧别具一格,赋有韵味。

电影《似水流年》,讲述着人情味的故事,其中,又有着另一种的表达,而这种,却是无故事。只是需要观者的细细品味。

电影故事梗概,叙述着:香港小姐张姗姗因与妹妹发生遗产纠纷,心里十分烦恼,正值乡下祖母逝世,遂决定动身前往阔别了有二十年的广东潮汕乡村老家奔丧。在家乡,她见到了孩童时期的好友阿珍和孝松,他俩已经结婚,并生养一个女儿。阿珍是村里的小学校长,能说会写,是一家之主,而孝松则只知在地里耕田从不过问其他事情,阿珍关爱着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当阿珍夫妇俩得知姗姗的事业与恋爱烦恼后,下决心共同安慰姗姗。可是,女人所具有的羡慕与嫉妒心理让阿珍在同情姗姗之余,又对姗姗与孝松的接触怀有戒心。一天,姗姗见孝松赤脚在田里干活,就买了一双水鞋给他,孝松怕引起误会,将水鞋藏于阁楼之上。姗姗、阿珍带村里的孩子来到了广东的省城,这些从乡村来到大城市的孩子,对于大城市的环境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姗姗与阿珍在酒店客房里同住,两人的感情十分复杂。终于,她们按耐不住内心的压抑,发泄出了对于对方的不满。双方都认为自己的感情被耍弄了。广州之行乘兴而去,败兴而返。阿珍回到家后,吃晚饭时,阁楼上的水鞋掉了下来,这引起了夫妇从未有过的误会,孝松扬言要离婚。阿珍吓坏了,她哭着寻找出走的丈夫。当她看见孝松抱着走失的良种猪回家时,又破涕为笑了。姗姗的妹妹在香港因为将事态搞大,姗姗不得不离开家乡返回香港,阿珍去送珊珊,两人互相对视对方良久,从对方的眼睛里都看到了理解和酸涩。

电影《似水流年》,有着两条故事线索。因为珊珊要料理祖母的后事,需要回到广东潮汕老家,与阿珍和孝松,三人之间的感情线为主要线索,而珊珊光鲜的城里人生活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艰辛与无奈,父亲的早逝,以及与自己的亲妹妹之间,所产生的不和谐,乃至最后的决裂,是次要线索。在影片中,次要线索对主要线索,起到一种烘托的作用。可以更加直接的表现出珊珊在浓郁的社会氛围中,所呈现的无奈与无助的细微的心理情绪。

电影《似水流年》,是一部讲述了女性故事的题材。其中的男性角色,只是女性的一种衬托与烘托。孝松,是两个女性角色,珊珊和阿珍从孩童时代到青年时代之中,从简单的玩伴到产生爱意的,具有主要情感升华与女性成长故事的重要的男性角色。

说到女性题材,那最主要的就是以女性为故事的走向。

然而,在电影中,只要有两个或多个,讲述关于当时的不同社会时代背景,以及有一个或多个,在当时的不同社会时代背景中,有着在他乡生活、学习或是工作的女性,重新回到家乡,就会出现一个或是几个,对于孩童时代的玩伴的归来和她的全新的发展。就会产生一种羡慕与嫉妒的心理。

在影片《似水流年》中,主要线索与次要线索,都或多或少的表现着一种女性的羡慕与嫉妒。

主要线索,是阿珍对于珊珊的一种羡慕与嫉妒。影片中,没有直接点明,阿珍对于珊珊的羡慕,而只是产生着一种嫉妒。但是,嫉妒是女性在羡慕之上的一种过激的反应。

电影《似水流年》之中,阿珍为什么会对珊珊产生着羡慕与嫉妒呢?

珊珊,在小时候就随父母亲去往香港,在成长中,所接触的环境、生活、文化。都会与长期成长在广东潮汕乡村,所接触的环境、生活、文化的阿珍,有着本质的不同。一个是传统的拘谨,一个是现代的开放。这只是阿珍会产生羡慕与嫉妒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在上一方面的基础之上,所产生出来的两个女性的不同性,阿珍在传统理念下,生活了半辈子,骨子里,保持着一种传统的拘谨,珊珊从传统理念之中向着现代思想所转变,骨子里,所具有并不再是传统的拘谨,早已变成现代的开放。两人的言谈与举止,都展现的有所不同。在影片中,珊珊与孝松的交谈的细节之中的言谈举止,就可以看出,珊珊的大胆、开放与随意。甚至,可以当着阿珍面,去摸孝松的脸。这样一种不经意的动作,对从大都市回来的珊珊来说,不算什么,也不会在意什么,可是,对于传统保守的阿珍来说,就会心存芥蒂,更会有之后的心存戒备。

虽说,阿珍面对珊珊,依旧拥有着友爱,但是,在丈夫孝松这里,总会让阿珍产生着一种不快。因为珊珊的行为的热情大方,会让阿珍的丈夫孝松的内心有着转变,在影片中,孝松的一句“离婚!”已经让阿珍有着戒备之心。

阿珍的羡慕与嫉妒,在言语上没有表现,可是在内心、行动上,可以看出。

次要线索,是亲妹妹对姐姐珊珊,同样有着羡慕与嫉妒。在影片中的开端,就直接说明了,亲妹妹,认为自己,虽是在国外留学、生活,又有着几个孩子,认为是姐姐珊珊害了她,再加上父亲的早逝,对于家里遗产的事情,更让亲妹妹对于姐姐珊珊,有着憎恨。直到最后,珊珊焦急要从潮汕乡村回到香港的家里,都是因为亲妹妹想要争夺遗产,而产生的在香港将事态搞大。虽然,在次要线索中,珊珊与自己亲妹妹之间的事情,通过拨打国际电话,只是用了几个镜头表现两人间各自的现状,只有几句通话,没有更多的行动,各自的场面,就可以看出生活的状态与各自的环境。

影片中,姐妹之间的羡慕与嫉妒,没有直接表明,可是在亲妹妹的行动与态度中,可以看到,亲妹妹对于姐姐,还是有着羡慕与嫉妒。而这,也是最具有生活本质的一面,关于家庭的琐事——遗产的纠纷。

影片《似水流年》中,女性的羡慕与嫉妒,不从其他的更有美学、更有哲理性的角度看待,而仅仅是从,女性之间的、最具有生活本质的常态之中,来看待、来认识。在不同的时代之中,女性所真正需要的就是,也是最接地气的,是女性,认为想需要只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美好。

电影《似水流年》,从珊珊回到自己的故乡——潮汕乡村,与孩童时期的玩伴,相见,相聚时的故事,后又,因为自己的亲妹妹的原因,又要回到香港大都市,这样一种不长的故事。就可以看出,影片中,女性的一生之中的愉悦和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