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电影爬虫,作者万乐。

自从《釜山行》大火之后,韩国每年都要捣鼓几部丧尸题材的影视作品出来。

过去我们常调侃横店一年消灭几千万鬼子,看韩国这几年的阵仗,估摸杀死的丧尸摊开来能绕地球一圈。

前几天又播出一部丧尸题材新剧《怪异》,很多人上来就先扣个帽子,“《釜山行》导演新作”。

不得不说存有误人之嫌,延尚昊(《釜山行》导演)只不过参与了《怪异》的剧刷剧网本创作,就把整个作品归到他头上,对《怪异》的正牌导演显然有些不公。

倒不是我道德标兵的瘾犯了为张健宰(《怪异》导演)鸣不平,全然是怕不明所以的观众冲着《釜山行》的噱头去了,结果花费了三个小时看完后发现这什么玩意也来碰瓷《釜山行》心里窝火大感生命被浪费。

小学生都明白的道理,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

言归正传,我这样表达自然是因为《怪异》不行。

虽然《釜山行》本就有过誉之嫌,其续作更是直接拉跨,但《怪异》这部丧尸剧要碰瓷《釜山行》,仍显得差距比较明显。

一共六集,每集掐头去尾正片大概三十分钟的时长,加起来三个小时的戏份,废戏极多,完全可以精剪到一部爆米花电影的体量,如此一来,观感或许会好上不少,可惜换不得。

剧集一开始还蛮有意思,郡守(相当于我们的市长)不顾佛教徒的劝阻,要把传说中被恶鬼附身的“鬼佛”从地里挖出来展览,拉动地方旅游经济。

有意思的地方在戏外,如果以现实生活的角度去看郡守的做法无可厚非甚至要大加称赞,高举崇尚科学、反对迷信的大旗。

可放在剧中的“奇幻世界”,郡守的做法就有些显得“作死”。问题来了,怪力乱神不出现的时候,没人敢判定郡守就是在作死。

所以追剧过程中,作为局外人的我们看着剧中发生的一切,不免会产生一种在两派观念间来回跳跃的别样观影快感。

出土的是颗佛头,佛头的眼睛被一块布蒙着,其上如鬼画符般不知写的什么文字。郡守是个爽利人,当下就让手下把布揭了去。

随着鬼佛眼睛的露出,大戏正式拉开帷幕。

接下来就是《怪异》的核心设定了:

所有看到鬼佛眼睛的人,都会出现幻觉,看到自己内心的地狱,出现幻觉。

客观来说,这是挺有空间做文章的一个设定,当人们直面内心最害怕的东西时,是会一蹶不振,还是会战胜自己?

好好打磨下剧本和细节,起码能拍出一部蛮不错的奇幻电影

但要命的是,我实在不懂韩国人为什么要把这样一个充满着辩证色彩的设定,硬与“丧尸”这个最直给的类型元素扯到一起。

按照这个设定,它的很多剧情都是不成立的,最无法说服观众的,就是为什么看到心魔,人就会变得“暴虐嗜血”?

举几个剧中例子。

第一个丧尸化的角色,是把路人看成了一直缠着自己和母亲要钱的父亲,然后整个人就崩溃了,抄起拳头就往“父亲”头上砸去。

还有一个角色,丧尸化的瞬间说出的台词是“你这个该死的混账,什么时候要还我钱?”接着转头就杀死了欠他钱的友人。

看见内心的地狱,包括看见“吸血鬼”父亲、看见欠债者,这都是鬼佛搞的鬼。

设定就是鬼佛让你看到这些,也仅此而已.

可凭什么后面就成了“杀人”,鬼佛的作用是“看”而非“做”。

以及那个拿着汽油桶点燃空调外机的阿婆,阿婆是看到什么了?能让她一脸狞笑地去搞破坏?

细究之下,《怪异》中“丧尸”的行为逻辑,其实更像是前段时间那部在豆瓣没有条目的中国台湾恐怖电影

但就核心逻辑而言,《怪异》远没有那部电影给得合理。

人类被未知的病毒,搞得卸下了作为人的面具,丢弃所有礼义廉耻,释放所有心中的禽兽之恶念。

如果换成那样的设定,整部《怪异》的逻辑才会顺畅起来。

核心设定的崩坏,仅仅只是《怪异》的不足之一,毕竟设定这种东西,大不了观众可以自己去想象。

诸多细节处不可调和的漏洞,才是剧集真正影响观感的地方。

比如剧中有个好勇斗狠的年轻混混,看到发生暴乱,他一脸兴奋地冲到楼下果断加入打“丧尸”的战斗,期间更是不止一次提出,让他冲出去把这些“丧尸”杀光。

原本我还为有这么个角色而颇为惊艳。我绝对相信现实生活中一定存在一批好战分子期待“丧尸潮”的出现,好让他们浑身的暴虐分子得到发泄。

这个年轻混混显然就是这样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好战分子。

可让人无法信服的是,为什么包括郡守在内,整间房子的数十个人,在他手无寸铁肆意打杀正常人、发号施令的时候都无动于衷听之任之,并表现出一副极怕他的样子。

怕的是什么?

无法理解。

又比如具教焕扮演的男主带着女派出所所长火急火燎,冲破军队的防线去营救众人,没有原因地中途突然下车。

接着被成群乌鸦围攻,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赶快回到车上溜之大吉,而是冒着被围攻的风险跑到远处不知道是否锁着的民屋。

诡异的是,等乌鸦群稳定后,他们想到的办法又是赶快回到车上离开这里。

那你为什么要下车,又为什么要跑过来呢?

更别提男主叮嘱了女所长绝对不能下车,女所长不止下了一次还下了两次车;男主又告诉她到了后千万不要看鬼佛的眼睛,结果一到地方女所长就和鬼佛来了个对视。

起码其他的影视作品,这类降智角色的出现是为了推动剧情。

可在《怪异》里,你完全无法理解女所长的行为除了凑时长还有什么其他作用。

这都还不算什么,全剧最大的bug,莫过于主角光环的问题。

申贤彬扮演的李铢真是男主的妻子,她早已中招,男主冲进这里就是为了救妻子。

经过研究,他发现只要把鬼佛的眼睛蒙起来,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第一次用湿纸站在鬼佛眼睛上之后,所有人恢复正常,可惜没粘牢,纸掉下的瞬间所有人又再度陷入疯狂,包括期间不小心看到鬼佛眼睛的男主在内。

可诡异的是,女主却没有再度“丧尸化”,她凭什么?我原以为之后剧集会作出解释,可并没有。

比这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当她来到玻璃橱窗,打碎玻璃拿出那块鬼佛原装遮眼布的时候,我原以为她比他老公聪明,知道用原装货蒙起来效果好。

结果她竟然是从那块大布上撕下一块小布蒙在了自己眼睛上,凹了个造型后来到鬼佛跟前,继续用刚才掉下来的湿纸去粘鬼佛的眼睛······

我从小讲文明懂礼貌很少说脏话,但那一刻我真的没有忍住爆了粗口。

在那时我才明白,原来“怪异”指的不是那些魑魅魍魉,而是这些头脑异于常人的怪人。

别以为这就完了,因为鬼佛的能量此刻已经到了哪怕遮住眼睛也没法阻止的情况。

猜猜最后怎么破解的?

场馆的豆腐渣工程,绑鬼佛的绳索断裂,鬼佛掉下来只听“pia zha”一声砸到地板上,由于太重砸穿了地板,摔倒地下不知道几层摔的稀巴烂。

众人迎来和平,我把“牛(sha)逼”喊到破音。

就这么一部剧,看结尾的戏份,竟然还在为2做铺垫。

必须要说,这回哪怕村头厕所没纸,我也不希望再看到《怪异2》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