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构思着写小说,而且我热衷古言,所以就最近热播的《且试天下》谈谈看法。

今天,我主要想说说我对剧中人物塑造的思考。

  1、人物身份

《且试天下》中,人物身份的设定,还是挺有趣的,因为,观众永远猜不透他到底有几个马甲。

比如说,白风夕即使江湖侠客,也是青州公主,黑丰息也有双重身份,是隐泉水榭的主人,也是雍州雍王的嫡长子。就连玉无缘也有了小号,一边是天人玉家的传承人,一边是断魂门主,还是蛩蛩距虚的后人……还有天霜门掌门也是,成了莫名其妙地护令者。

多重身份既有助于我们开启新的剧情,也能给读者神秘感,吊足观众的胃口。

不过,个人以为,一个法子用多了就让人反感了,玉无缘这里就是一个败笔。他只是个凡人,不是真正的天人,他拥有那么多身份,周旋于各国王室之间,还做尽了坏事,整个天底下竟然无一人发觉?

好不容易天霜门掌门发现了玉无缘的真面目,却藏着掖着,不告诉身边的人,反而自投罗网,这不是自己作死吗?

不过,看到这个片段,我觉得编剧有点侮辱我们的智商了,堂堂掌门人,行走江湖几十年,心智竟不如几岁小孩?

所以啊,咱们写作的时候,还是尽量避免这些,“身份梗”可以玩,但要适可而止

  2、人物性格

相对于原著而言,剧中的人物个性还是挺鲜明的,不过,有些地方,刻意刷剧网得也太过于明显。

丰兰息,一个以一己之力创立了隐泉水榭,将他的眼线遍布六国的人,竟然被朝堂上,宫廷中的勾心斗角玩得措手不及,被亲爹坑了一次又一次,居然一直默默隐忍,毫无动作?他可是想要争天下之人啊,居然搞不定一个百里氏?一个运筹帷幄之人,却将自己搞得那么惨。

白风夕,江湖人夸她“风华绝世”,武功少有敌手,可就这样一个人,在剧中一直处于受伤、然后被黑丰息搭救的路上。更有甚者,堂堂一个宗门,居然能混到没钱治病,没钱吃饭的地步。原著中的白风夕虽然被很多人暗恋,女主光很强大,可这也侧面证明了她的魅力。剧版倒好,白风夕倒是一心一意了,可她的魅力也没了,战斗力也没了,王者气魄也没了,就连只有几个人的天霜门都管理不好,又怎能期待她成为一州之王?天霜门的这段戏,加的也太让人无语了。

再说丰苌,这个人物确实加的不错,他的存在给了我们很多次反转。从一开始的鞭打侍女,到后来的真心护丰兰息,再到后来的假意决裂,相比于剧中的爱情戏,这段手足戏更为感人。所有人都在祈祷大哥不要黑化,可编剧给了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惊魂未定,好在,这兄弟俩的感情,在那尔虞我诈的宫廷中,最终能得以保全。

到底什么样的人物能够让人记忆深刻呢?

要么结局让人惋惜,要么让人恨得牙痒痒,要么坏的让人恨不起来,要么潇洒得让人自惭形秽。

总之,必须要引起读者的共鸣。

就像电视剧《陈情令》中,魏婴的不羁,蓝湛的痴情,师姐的温柔,江澄的落寞,温宁的忠诚,薛洋的执着……几乎没有一个角色是多余的,每个角色都让人难以忘怀。

《且试天下》中我觉得处理最好的两个角色,就是凤栖梧和华纯然了。

虽然她二人出场不多,却足够特别。

凤栖梧爱慕丰兰息,也曾主动出击,却在看到白风夕之后,心甘情愿地退出,还为黑风白息二人创造机会。这样洒脱的女子,很难不让人记住了,更何况她还有个女尚书的身份,一介女子,却能在朝堂之中站稳脚跟,丝毫不输于男子。

华纯然是幽州公主,却是一个有野心有心计的女子,她明白自己的身份,也清楚自己的能力,在她眼中,感情最是不值得一提,丰兰息走后,她果断地和皇朝在一起了,真是个狠角色啊,不过,这种角色倒是很对广大女性的胃口。谁说女子就一定要围着男人转呢,谁说女子不能干一番事业呢?

时代在变,人们的思想也在变,所以,要写出出彩的人物首先得掌握当代人的心理,将心比心,才更容易产生共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