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的今天,人间“林黛玉”离世。

一朝春尽,红颜已逝。

此后,乱烘烘上场N个版本,闹纷纷上演N版林黛玉。

但人们觉得,“除了她,再无潇湘妃子”。

她叫陈晓旭。

一个天生为林黛玉一角而生的演员,

一个谜一般的女子,

一个和黛玉一样敏感、易碎、爱美的美人。

早在她出生时,宿命就已注定。

父亲为她取名“陈也芬”。

一位老先生说:

这个名字,就是林黛玉的命,要悲痛一生的,不好。”

之后,改名陈晓旭。

名字虽改。

但命途已定。

她真的如同黛玉,开启了纯粹又短暂的一生。

1983年,红楼选秀全国进行。

陈晓旭18岁。

在鞍山话剧团做演员。

文静,内向,易感易伤。不太出名,也不被重用。

那时,她有一个男友,叫毕彦君。

夏天的午后,他奔进院子,对正在树下读书的陈晓旭说:

“有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

陈晓旭说:“和我有关的就听。”

娇而傲。

和林黛玉一模一样。

毕彦君把一本《大众电视》递给她。

上有一则消息:

中央电视台筹拍《红楼梦》,全国征选宝、黛、钗。”

之后,陈晓旭写下自荐信,

寄给剧组。

信中附有一张照片。

照片的背后,写着陈晓旭17岁时写的一首诗,《我是一朵柳絮》。

“愿春风把我吹送到天涯海角

我要给大地的角落带去春的消息。”

8天后,这封信,寄到了红楼剧组。

当时,剧组每天都收到无数的自荐信、推荐信。但王扶林导演看到这封时,还是眼前一亮。

他隐约觉得,这个演员,有戏。

很快,

回信来了。

“陈晓旭立即去北京面试,食宿自理。如果没有入选,路费不报销。”

陈晓旭激动非常。

当夜,她把《红楼梦》的小说,和自己写的读后感,抄下来的林黛玉的诗词,再反复翻阅几遍。

两天后,去了北京。

面试时,潘欣欣问了她上百个问题。

“你知道《红楼梦》里妙玉的判词吗?”

“欲曾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泥淖中。”

陈晓旭一一对答如流。

初次口试通过,可以和导演见面了。

第二天,乌云密布,大雨瓢泼。

陈晓旭准时到来。

她苍白,瘦弱,一身浅绿色衣裤湿漉漉,手里雨伞滴着水。

导演一见倾心。

但此时还不到录像时。

所以和陈晓旭商量:“过些时间我们才开始选演员录像,你能在北京等到录像吗?”

陈晓旭慌了。

“不行,我是瞒着剧团里出来的,下午就要坐车回鞍山了。”

导演只好妥协,“你的照片和诗歌要存档,你回家等消息就行。”

就这样,陈晓旭来了一遭,又回去了。

1984年春天。

恰值面试一年后,陈晓旭收到了中央电视台《红楼梦》剧组的培训合同。

就这样,她进入“大观园”。

开启“红楼梦”。

成为那个独一无二的“林黛玉”。

在红楼剧组,演员们大多15、16岁。

天真、纯粹。

不染尘埃。

在大观园中,大家就像红楼中人一样玩、闹、交友、习诗、社交。

导演还请来了红学专家做顾问。

给他们上课,

解析《红楼梦》里的人物。

并请来了礼仪专家,为他们指导清朝时的礼仪。

1984年春天,

剧组在北京圆明园举办了两期培训班。

演员有四个任务:

第一,学习《红楼梦》;

第二,深入分析角色;

第三,提升艺术修养;

第四,培养彼此感情。

培训期,也是考察期。

导演会通过日常观察,最终给演员定角色。

每一个角色,都有几个待选的人。

林黛玉这一组,就有3个。

一个是张静琳。

一个是张蕾。

一个是陈晓旭。

张静琳演技好,但太活泼,气质野,没有林黛玉特有的脆弱、忧郁与病态。

后来导演安排她去试试晴雯。

张蕾年龄大,倘若出演,需要不断补妆。导演觉得,妆太厚,会给人不真实的感觉。

后来换成了秦可卿。

陈晓旭呢,年轻,瘦弱,有诗人的气质。

不足之处就是鼻子大了点。

有时候也爱打闹。

有一次,大家结伴去逛街。

回程时太累,走不动了。

陈晓旭眼珠一转,开始装肚子疼,让其他人借机去拦车。

不一会儿,一帮人就坐上了回剧组的顺风车。

还有一次,因剧组伙食太差,她饿急了,偷吃用来做道具的点心。

不光自己吃,还带着其他演员一起吃。

导演又好气又好笑。

如此种种,会让人觉得,她与林黛玉略有距离。

加上还有人觉得,她太瘦弱,像是发育不良。或许,可以去演惜春。

三番两次,都没定下来。

导演只好试探性地问陈晓旭:

“其他角色你有喜欢的吗?”

陈晓旭是这样回答的:

“如果您让我去其他角色(的组),观众会说你让林黛玉演了别人。”

她的笃定,让林黛玉成了第一个定下的角色。

事实证明,王扶林导演的眼光是对的。

几十年来,

几经翻拍,

几易演员。

若说林黛玉,人们想到的,都是陈晓旭那张脸。

而非之前的毛舜筠、张艾嘉。

以及后来的陶慧敏、张玉嬿、蒋梦婕。

她成为经典,活在无数人的心尖上。

1987年,经过漫长的三年拍摄,《红楼梦》终于上映。

电视剧一播出,引发万人空巷。

最成功的,莫过于林黛玉一角。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

简直活了。

当时,陈晓旭体重不足80斤。

静如姣花照水,

行如弱柳扶风。

将“菱花镜里形容瘦,忘不了新愁与旧愁”的神态,演绎得活灵活现

而她的诗意、才气和不服输,也将黛玉的才艺双绝,都饰演出来了。

这里也有一个故事。

有一场戏,黛玉要弹一曲《高山流水》,向宝玉倾诉心声。情到深处,弦已断。

但陈晓旭对古琴一窍不通。

欧阳问,“是不是要报告导演找替身?”

陈晓旭没吱声。

第二天,她去音乐学院找了一位老师。

老师看着她,“你一点都没学过?我学了4年,才有现在的成色。你从来没学过,后天却要弹‘流水’?不可能的。”

陈晓旭恳求道,“只弹几个小节就可以。”

老师弹了几节,陈晓旭下笨功夫,死记硬背。

没多久,居然能弹出样子来了。

两天后,老师拍着陈晓旭的肩膀说,“你可以出师了,去吧。”

自此,

陈晓旭成为了林黛玉。

林黛玉也成就了陈晓旭。

经由某种神秘的气息,她们合二为一。

以至于后来的很多年,她都活在这个角色中,无法走出,无法脱身。

欧阳奋强曾说,“红楼梦是个魔咒,把演员的一生都困在了里面。”

欧阳奋强是。

陈晓旭也是。

《红楼》之后,她还饰演过《家》中的“梅表姐”。

可无论怎么演绎,导演说,“总是有那么一点林黛玉的影子”。

1990年,三年过去了。

《红楼》引发的动荡,渐渐平息。

但他们生活里的动荡,生生不绝。

很多变故发生。

她结了婚,又离了婚。

毕彦君从男友,变成了丈夫,又变成了前夫。

而她遇见了生命中的另一个人,郝彤。

此时,郝彤刚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

因要拍摄一个短片,找到陈晓旭。

原以为陈晓旭会高高在上,拒绝他的邀请。没想到竟然答应了。

泡漫网

还只收取了部分费用。

两个年轻人很快由好朋友,发展成了恋人。

90年代初期,郝彤得知有家广告公司,想要对外承包,拉上陈晓旭一起,将公司接了下来。

陈晓旭对商业一无所知。

但老板很相信她。

“谁能不相信林黛玉呢?!”

和陈晓旭签订了一份承包合同。

此时,国家正大力扶持广告业。

陈晓旭和郝彤抓住了风口。很快,公司做得风生水起。

陈晓旭写诗。

广告也要有才气,有诗意。

陈晓旭鬼点子多。

文案也要不落窠臼。

所以,在给客户广告提案时,往往都很容易被通过。

大家应该对这句广告词都有印象。

“名门之秀,五粮春”。

就出自陈晓旭之手。

公司很快壮大,从最初的四名员工,发展到最后的上百名员工,年营业额也做到四、五百万。

这离不开陈晓旭的用心。

她清楚地知道。

商业,要务实。

不能靠人情,

也不能吃老本。

而在管理员工上,她也是选择了林黛玉似的真诚。

虽然会批评员工。

但对事不对人。

所以员工都懂她,也都留了下来。

1996年,陈晓旭脱离原先的广告公司,和郝彤成立了自己的广告公司——世邦广告公司。

凭着之前的经验,很快打出了知名度。

年营业额达到2亿元,

并连续四年都荣获央视“优秀广告代理公司”。

而陈晓旭也荣获“2006年十大杰出女性人物”。

从1996年到2006年,陈晓旭从弱不禁风的“林黛玉”,成长为广告业的女强人。

名誉、地位、财富,她全都拥有了。

可她渐渐感到不快乐。

2006年末,陈晓旭辞去董事长一职。

2007年2月23日,陈晓旭在长春百国兴隆寺,正式剃度出家,法号“妙真”。

剃度那一刻,她面带微笑,双眼含泪。

四周香烟缭绕,佛歌袅袅。

消息当然引发轰动。

有人不解。

有人质疑。

陈晓旭只是淡淡说:“我没有‘出家’,我是‘回家’了。”

其实,早在05年,她就有了一心向佛的念头。

姑姑曾问,“那你准备出家么?”

她说,看机缘。

2007年春节时,机缘到了。

当时陈晓旭在长春,不在家里,丈夫郝彤把家人聚在一起。

郝彤先磕了三个头。

陈晓旭的父亲以为是过年礼仪。

不料郝彤说,“初六这天,晓旭要出家了。”

陈父特别震动,也特别生气,“这么大的事,就这么通知我们一下就完了?”

而陈晓旭的婆婆一听,哭了。

郝彤还没说完,“正月十六,我也会出家。”

2007年3月8日,郝彤也剃了度,法号“开诚”。

出家这一年,陈晓旭42岁。

这时候的她,乳腺癌已经恶化,并出现了骨转移,不能正常行走,得靠拐杖和轮椅辅助。

有人提议她做手术。

她拒绝。

“如果用西医给我治,那我就选择死亡。这治完了又化疗,这人就不成样子了,我不愿意那样。”

父亲无奈地说,“这人太爱美了,不愿意最后弄得七零八碎的。”

乱七八糟,是她最不能接受的一个状态。

无论为人处世,还是仪容仪表。

她要像黛玉,质本洁来还洁去。

也要像黛玉,从生到死,从空到空,“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在早年的采访节目里,陈晓旭曾说:

“我还是喜欢他们说我是‘林黛玉’。”

她这一生,与黛玉,仿佛隔着时空,一一映照。

黛玉是美的。

她也是美的。

黛玉一生短暂纯粹。

她也是。

陪伴黛玉的人,最终走入空门。

她身边的伴侣同样看破红尘,与青灯古佛,相伴一生。

黛玉忍着剧痛,香消玉殒。

她也忍着剧痛,飘然而去......

当年红楼梦中人,双双随风已去了。

她离去以后,无数观众心如刀绞。

林妹妹已去。

人间再无林黛玉。

可生死之事,又如何能阻止。只有用无限的追思,追忆她留在人间的影像。

今天是2022年5月13日,距87版《红楼梦》首播,已过去35年。

距离陈晓旭离世,已过去15年。

岁月如流。

美人已故。

故事已讲到了尾声。

而我们唯有隔着时空,在她逝世15周年的日子,对着87版《红楼》,幽然长叹:

晓旭,走好。

我们会记得,这人间,黛玉曾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