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一部悬疑剧《双探》,一经上线便收获好评无数,除了剧情紧凑一波三折之外,备受大家关注的另外一个原因便是——段奕宏、张国强、邢佳栋这三位演员的重聚。

16年前的《士兵突击》里老A袁朗,连长高城,班副伍六一的再次联手,又把人拉回了那个热血又感动的冬日(士兵突击06年12月播出)。

《士兵突击》不仅是一部打动了无数人,堪称中国军事剧巅峰之一的优秀作品。

小鹿还发现它竟然是一部“预言”神剧,剧中角色几乎都是演员本色出演,戏里戏外都如同一人。

接下来,小鹿就带大家看看,究竟为何说这是部神剧。

张国强——七连长高城

重情重义,“不抛弃,不放弃”

剧中,高城是那个喊出“不抛弃,不放弃”口号的钢七连连长。

他有时严肃冷酷,班长史今退伍时把几乎所有人都感动哭了,包括平时的铁面班副伍六一,但唯独高连长没哭;有时又热血张扬,刚见还是孬兵的许三多时,许三多做出了让人不耻地投降动作,高连长冲过来一阵痛骂,在他的钢七连里没有孬种。

而张国强在剧外也是个重情重义的好汉,他听说老友段奕宏监制的新剧缺了适合的演员,但段奕宏又不想消费两人之间的友情,于是他主动找到段奕宏,要了这个戏份不算重,但又比较重要的角色。

他为了完美诠释新剧中的刑警队长,特意提前一个月跑去延边感受当地生活,甚至特意跑去找真刑警学习,而他的重情义和敬业精神也让这位剧中的刑警队长有了灵魂。

别看张国强的演技获得了许多观众的认可,但他在十几年前,在演艺圈可谓是个毫不起眼的无名小卒。

1969年,张国强在佳木斯市的一个梨园世家中出生了,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大汉。

他的外祖父是评剧界有着鼎鼎大名的倪派小生创始人倪俊声,父亲张海峰是京剧演员,母亲倪静环是评剧演员。

但他的父母并不希望他从事戏剧行业,因为干了半辈子演艺的父母,认为这条路太过艰辛与困苦。

可张国强从小的成绩并不出众,他的天赋与爱好都在表演上,最终他高考失利了,并没有考上大学,成了一名普通工人。

父母最终还是妥协了,同意他报考艺校,希望他的天赋能够支撑他走通这条艺术道路。

1986年,张国强不负众望地考上了黑龙江艺术学校佳木斯分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佳木斯话剧团,成了一名话剧演员,正式开启了他的演艺道路。

但当时的张国强运气并不好,没有名气没有背景的他,只能穿梭在歌厅与电视台,客串小节目的主持人,为别人伴唱。

有时就算出演了一些影视作品,也只是龙套角色,甚至连台词都没有,工资也特别低,他有时候连饭都吃不起。

那段时间也是他最艰难的时光之一,见不到希望,熬不出个名堂,他有时还要靠着父母的救济度日,自尊心也受到了摧残。

有天,躺在屋内的张国强夜不能寐,半梦半醒直接他仿佛听到了一句话语“不抛弃,不放弃”,他的四肢百骸似乎顿时充满了力量,对呀,还没混个出人头地,怎么能就此放弃呢。

天亮了,红着眼睛一夜未睡,困在煎熬与不甘中的张国强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去北京闯荡。

张国强成了每年几百万北漂人员中的一个,到了北京,他的日子并没有一帆风顺,甚至最苦的时候比在老家时还要辛酸,可他心中有了信念,始终顽强的坚持着。

1997年,28岁的张国强终于接到了他第一部电视剧《滴水年华》,可播出后反响平平,他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张国强只好继续等待下一个机会,为此他不断磨炼自己的演技,时刻为了好运降临而准备着。

这个机会一等就是7年,到了2004年,35岁的张国强参演了电视剧《破天荒》,也饰演了他的第一个男主角方连喜,更重要的是,他通过这部剧认识了同是黑龙江人的——吴连生。

吴连生给予了张国强相当大的帮助,为他介绍过许多出演的机会,而在康洪雷导演的电视剧《一针见血》中,张国强也饰演了一名龙套角色,但他出色的表演让康洪雷眼前一亮,心想这位演员真是不错,就算是出演一个没名字的龙套,但演技和表演态度都甩了很多演员几条街。

演职员表里都没有张国强的名字,但他的名字已经被康洪雷导演记住了。

康洪雷筹拍《士兵突击》时,想着“钢七连”连长高城的人选,脑海中忽然浮现了张国强的身影,发现两者的形象在他脑海中完美重合,于是便对张国强发出了邀约。

连长高城有个特点,相信看过剧的朋友们都不会忘记,就是激动时说话有些结巴。

大家可能会以为这是对人物的设计,可实际上,这是张国强试戏时太过紧张,情绪太激动,念台词时突然便变得有些磕磕巴巴,被导演看到后,觉得可以保留,也为高城塑造了一个鲜明的人物特点。

在穿着军官服装时,他是严肃苛刻的连长高城,腰杆笔直不苟言笑,那时他代表着“钢七连”的“魂”;而换上训练服时,他又能融入集体,丝毫没有长官的架子,可能这也是战友们都爱戴与敬佩他的一点吧。

高城看起来狠厉,但其实与扮演者张国强一样,是个善良又重情义的男人,史今退伍他憋着泪水,伍六一的复员让他泪雨滂沱,成才就算当了逃兵,他仍然将其推荐给了集团军。

而且高城还很孩子气, 他的父亲是高军长,为了不让别人说他靠着父亲上位,他什么事都力争做到最好;他给伍六一装模作样点烟,其实想烧别人眉毛;在七连解散那晚,他对着许三多的床板不停地撒气。

他对着老A袁朗曾说:“我酒量一斤,和你喝,两斤吧。”袁朗回他:“我酒量二两,和你喝,舍命。”这两位豪迈的汉子说罢相视一笑,瞬间让人感受到了军中才有的战友情。

当年有人特地为了“钢七连”建立了贴吧,张国强成了大家口中的“七哥”,也是贴吧里的“荣誉连长”,不难看出张国强塑造的高城究竟有多深入人心。

高城的“可爱”,是剧本给了角色“骨头”,更是张国强给了这个角色“灵魂”、“血液”与“肉”,你会觉得就在某个军营中,高城这个将门虎子会操着他那独特的口音,扯着嗓子对新来的孬兵大喊:“那个兵,那个兵,你以为自己很幽默?”

邢佳栋——班副伍六一

宁折不屈,戏里戏外都是“穿甲弹”

剧中的伍六一,是一名硬汉,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大家就会明白他就是“钢七连”中的“钢”,是那种做尖刀的好钢,他比许三多更像一个“兵王”。

而伍六一的铁汉柔情,和扮演者邢佳栋的经历也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因为一场打斗,改变了一生的轨迹。

1972年,邢佳栋出生于山西太原市,父母都是省话剧团的演员,这让住在话剧大院里的邢佳栋从小便对表演艺术耳濡目染。

他四岁时便开始登台演出,还没上小学,他就已经随着剧团演了上百场话剧,所有人都认为这孩子天资太高了,今后必定会走上演艺的道路。

1990年,18岁的邢佳栋报考了中戏表演系,但因为他的声带出了问题,遗憾落榜。但次年他养好伤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北影的表演系。

而剧中的伍六一本是上榕树村的一个小混混,上榕树村比许三多与成才在地下榕树村更穷,伍六一和许三多还能算半个老乡。

班长史今有次到村里征兵,恰巧碰到伍六一以一敌三,与三名混混正在缠斗,虽然伍六一渐渐落了下风,可对手也被打得龇牙咧嘴

史今拉开几人,一问原委才知道,原来是伍六一看三名混混找到一名少女索要钱财,他看不惯这种行为于是就拔刀相助了,他虽然也没个正经工作,但正义感还是在的。

最后史今看这小伙子是个有血性的男子汉,是个当兵的好材料,于是把他招入了军队,让他当了兵。

品学兼优的邢佳栋,也是因为一次拔刀相助,改变了他的人生。

1992年,邢佳栋在北影升入大二。由于当时的宿舍只有一部公共电话,打电话都需要排队,他班上有一位女同学打电话时间稍微久了一点,结果被几名男学生打了。

楼上的邢佳栋看到班上同学被打,连忙冲下了楼,还没和对方理论几句,对方就准备朝他动手。

邢佳栋正血气方刚根本不怵,于是双方扭打在了一起,有人把这边发生的事告诉了更多同学,于是一场群架就这么开始了。

因为事情闹得很大,学校把对方几人开除后,还需要再找一个“罪魁祸首”,邢佳栋觉得自己刚被评为市级三好学生,成绩又优秀,应该能抵消处分,于是把责任都扛在了自己头上。

结果他还是被无情地开除了,班里的同学都泣不成声,联名求情也没能改变这个处罚,邢佳栋又被迫离开了北影。

邢佳栋表示接受处罚,但他认为自己做得没错,宁折不弯的他拒绝了父母想亲自为他找领导求情的好意,开始了他的打工之路。

张国强满怀期望奔赴北京的时候,邢佳栋去了黑龙江,他卖过自行车,当过服务员,经历了生活的百态,更懂得了普通人的不易。

1995年,他离开了黑龙江准备去往南方发展,在北京中转时他忽然想去母校看一眼,但他没想到在校园中遇到了恩师刘诗兵教授,老师问他:“你现在怎么样?”他回答:“我在打工,正准备去南方。”刘教授叹了口气,告诉他:“别瞎折腾了,回来读书吧。”邢佳栋听完顿时红了眼眶。

原来当初的事件发生后,刘教授就曾多次向院方反应过他的意见,校方的态度也有软化,可邢佳栋却不见了踪影,这次他拉着邢佳栋再次找到校领导,最后也终于同意让他再次入学了。

1996年,邢佳栋主演了他第一部电视剧《风墙》,98年参演了电视剧《嫂子》。

由于开除事件依旧在他的档案中,毕业后的邢佳栋很长一段时间都找不到一家要他的艺术团体,刘教授又介绍他去国家话剧院帮忙。

国家话剧院的领导见这小伙子工作认真,为人正直,表演功底还很扎实,后来将他吸纳为正式演员。

2002年,他与孙红雷合作出演了军旅剧《军歌嘹亮》,也正是因为这部剧中他精湛的表演,让他赢下了出演伍六一的机会。

伍六一是钢七连第4900个兵,他的外号就叫“穿甲弹”,因为他的直率与坚韧,就像一颗无法被阻挡的穿甲弹。

当憨厚呆萌的许三多与长袖善舞的成才一同入伍时,伍六一其实有些看不上这两个新兵,一个是毫无心机的木头,另一个却是心眼比谁都多的蜂窝煤,偏偏这两位都是曾带他当兵的史今领进班里的兵,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磨炼这两个新兵。

史今曾是伍六一在班里唯一的朋友,史今只要听到伍六一的口袋里钢镚响,就知道他没烟抽了。

许三多从进部队开始就一直依赖着史今,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伍六一也就有些讨厌许三多,但在史今退伍后,那个站在许三多身后为他撑腰的人,变成了伍六一美剧小站

这个被称为剧中最“爷们”的人,也露出过他温柔的一面,在史今退伍的那天,许三多的咆哮大哭掩盖了所有人的悲伤,无人发现他们最冷面无情的班副,竟站在窗边默默垂泪。

在进入老A部队的选拔赛中,伍六一为了保护许三多坠入壕沟,这位武装越野全师第二的“兵王”,彻底成了一个瘸子。

伍六一、许三多、成才三人扶持着到达了终点线前,可名额只剩下两个了,于是成才便抛弃了两个老乡,两个“好兄弟”独自跑过了终点。

许三多牢记着“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拖着瘸了腿的伍六一艰难前进,伍六一却做出了全剧中最让人痛心的一幕,这位永不屈服的“穿甲弹”,宁折不弯的伍班副,为了不拖累战友而拉开了象征头像的烟雾弹。

在选拔开始时领到烟雾弹时,他的神情只有不屑与鄙夷,认为只有孬兵才会拔出这象征着“屈辱”的投降弹,但他为了自己的战友,为了他与班长共同培养的许三多,毫不犹豫的拉开了拉环。

后来负责考核的老A袁朗问许三多:“那个最后弃权的士兵叫什么?”许三多回答:“他叫伍六一!”袁朗把伍六一的名字记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告诉许三多:”他是一名让人敬佩的士兵,我会把他的名字告诉更多人。“

因为腿伤,伍六一已经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的士兵了,曾经那枚无坚不摧的“穿甲弹”再也无法出膛了,他倔强地选择了复员。

连长高城为了伍六一能留在部队,用尽一切关系去挽留他,可被心意已决的伍六一拒绝了。

连长为了能给伍六一一个部队编制,甚至去求了他的军长老爹,安排了一个司务长的职位,可同样被拒绝了。

高城为了他,违背了自己不靠父亲的自尊心,而伍六一却无法践踏自己的内心,去换取这份安稳的工作。他可以变成瘸子,但自己和钢七连的脊梁不能弯。

剧中对伍六一转业后没有太多描述,但原著中有提到,伍六一回到县城开了一家修鞋店,墙上还挂着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军人免费”,许三多去看望他时已经成了“兵王”,伍六一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而邢佳栋在演完《士兵突击》后也名声大噪,后来还出演了《我的团长我的团》《缉毒精英》《战雷》等影视作品,成为了深受大家喜爱的“荧屏硬汉”。

过去了16年,再回看高城与伍六一,大家会发现他们的扮演者好像只是改变了身份,其实依旧是你熟悉的剧中人。

这部剧就像预言,成功书写了十几年后几位主演的人生;又像一则寓言,告诉我们“不忘初心,方得始终。”